但是,那個新來的女孩呢?對這些閑話也失望了?

我很慶幸我不用大聲的回答她。我能說什麼呢?“不客氣”?很難這樣說。我不喜歡去听賈斯帕的掙扎。真的有必要像這樣做實驗嗎?

高中——或者稱為煉獄更為恰當!如果有什麼方式能夠彌補我的罪過,那恐怕就是我讀高中的記錄了。這種厭煩感不是我曾經體會過的,每一天看上去都要比前一天更加極度無聊。也許這就是我睡眠的方式——如果說,睡眠的含義就是在變幻的時期內處于呆滯狀態的話。 我凝視著食堂角落水泥牆上的裂紋,想象著它們所呈現的花紋其實並不存在。這是唯一的方法,可以不讓我听到那些如同潺潺流水般涌入我大腦的嘈雜聲音。幾百個這樣的、被我忽視的聲音、讓人極其厭煩。

此刻,我意識到那個聲音是杰西卡的,她內心喋喋不休的想法已經打擾我有一段時間了,當她把對我最初的迷戀轉移走的時候,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解脫。在過去看來,逃脫她堅定的、荒謬的白日夢是近乎不可能的。每當她做白日夢的時候我不止一次的想告訴她,當我的嘴唇和牙齒接近她的時候將會發生什麼,那將消除她那些惱人的奇怪想法。一想到她對此的反應我就忍不住想笑。

“實際上,毫無想象可言。僅僅是純粹的閑話暗示。一點恐懼感都沒有。我有點失望了。”

賈斯帕現在就處于非常的危險的狀況中。此刻,一個坐在離我們最近的桌子另一頭的小女孩在和她的朋友聊天,並且用手玩弄著她短短的淺棕色頭發,暖風機吹過來她的氣味,我早就習慣了這些氣味帶給我的感覺——喉嚨里干燥的灼燒,胃里空洞的渴望,肌肉不自覺的緊繃,嘴里流出過量的毒液、、、這些感覺太正常了,通常我很容易把它們忽略,但此刻由于我听到了賈斯帕的反應,使我自己的感覺也比以往更強烈、更難忽略了。雙倍的饑渴比我自己的要強烈得多。

“我知道她是誰”賈斯帕簡單的說,他轉過臉凝視著遠處屋檐下的小窗戶,結束了對話。

高中——或者稱為煉獄更為恰當!如果有什麼方式能夠彌補我的罪過,那恐怕就是我讀高中的記錄了。這種厭煩感不是我曾經體會過的,每一天看上去都要比前一天更加極度無聊。也許這就是我睡眠的方式——如果說,睡眠的含義就是在變幻的時期內處于呆滯狀態的話。 我凝視著食堂角落水泥牆上的裂紋,想象著它們所呈現的花紋其實並不存在。這是唯一的方法,可以不讓我听到那些如同潺潺流水般涌入我大腦的嘈雜聲音。幾百個這樣的、被我忽視的聲音、讓人極其厭煩。

“有危險嗎?”她繼續搜尋著,進入到不久後的將來,快速瀏覽過那些無聊的畫面,找到讓我皺眉的原因。

賈斯帕現在就處于非常的危險的狀況中。此刻,一個坐在離我們最近的桌子另一頭的小女孩在和她的朋友聊天,並且用手玩弄著她短短的淺棕色頭發,暖風機吹過來她的氣味,我早就習慣了這些氣味帶給我的感覺——喉嚨里干燥的灼燒,胃里空洞的渴望,肌肉不自覺的緊繃,嘴里流出過量的毒液、、、這些感覺太正常了,通常我很容易把它們忽略,但此刻由于我听到了賈斯帕的反應,使我自己的感覺也比以往更強烈、更難忽略了。雙倍的饑渴比我自己的要強烈得多。

當她低下頭,隱藏起因為盯著一個陌生人而感到的尷尬失態時,誘人的紅暈在她的臉上散開。賈斯帕依然看著窗外,這實在是太好了。我簡直難以想象,一整池的鮮血對于他的控制力會有什麼樣影響。

他輕笑了出來,低聲說︰“我希望她能做得更好點兒”

我皺起眉頭,微微動了動嘴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給其他人暗示,無疑,皺眉頭讓我能夠打發掉這種無聊。現在,愛麗絲心里的聲音已經拉起了警報,我在她的腦海里看到她正以她的預見能力關注著賈斯帕。

(她到底有什麼好的)杰西卡繼續想著,(她並不是非常漂亮、也不那麼可愛,真不明白為什麼艾里克一直看著他,連麥克也是)想到後面那個名字時,她內心顫抖了一下,那是她新近迷戀上的目標——普普通通卻很受歡迎的麥克?牛頓,然而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她。

愛麗絲嘆了一口氣,站了起來,像往常一樣端起她裝食物的托盤(當然只是擺設),離開了。賈斯帕獨自呆著,她知道賈斯帕此時此刻已經不想再听她的鼓勵了。

“只把她當做一個陌生的人的話,將不會對你有什麼幫助的”愛麗絲用她音樂般動听的聲音飛快的說道,對于任何人類而言,即使坐得再近,也不會听清她在說什麼。

他輕笑了出來,低聲說︰“我希望她能做得更好點兒”

每天的這個時候,我總是祈禱自己可以入睡。

此刻,我意識到那個聲音是杰西卡的,她內心喋喋不休的想法已經打擾我有一段時間了,當她把對我最初的迷戀轉移走的時候,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解脫。在過去看來,逃脫她堅定的、荒謬的白日夢是近乎不可能的。每當她做白日夢的時候我不止一次的想告訴她,當我的嘴唇和牙齒接近她的時候將會發生什麼,那將消除她那些惱人的奇怪想法。一想到她對此的反應我就忍不住想笑。

只有四種聲音讓我自動回避,是出于禮貌而不是厭煩︰我的家庭,我的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。因為我的存在讓他們常常失去自己的私人空間。我盡力給他們我能夠提供的私人空間。如果我可以做到的話,我會盡力不去听他們的想法。 盡我所能,但事實上……我知道很難。